当前位置 :主页 > 水果奶奶主论坛光临 >
在淘宝上维权的游戏开发者Ver20
发布时间:2021-09-26

  一个3年前曾在淘宝上维权的开发者,按照以前整理出的经验走起了投诉流程。令他感到意外的是,同样的流程,第一次还能成功,第二次却被平台回复“审核不通过”。不得已,他又用上了3年前的老办法:上微博挂人,找媒体曝光。他说,反盗版也是按闹分配。

  一个尝试在移动平台上做单机动作游戏的开发者,游戏销量超过了100万,盗版率也超过了三分之一。他说,法务交涉的速度远远赶不上盗版上架的速度。有玩家看不下去,自发组织起来去盗版店里刷差评,才让几个店家消停了两天。两天之后,一切又恢复了原样。

  一个独立开发者的作品获得了不错的口碑。从游戏发售至今,盗版给他造成的直接损失至少有36万元。由于要全力开发新作,他没有时间精力去和盗版纠缠,这类事情只能交给发行商去做。发行商说,他们会向淘宝投诉,但结果未知。

  老邓是帕斯亚科技副总裁。3年前的8月,帕斯亚科技开发的游戏《波西亚时光》经历了与淘宝盗版商家、阿里巴巴平台半年多的扯皮与投诉。在这个过程中,老邓总结出了一套在阿里巴巴知识产权保护平台上投诉盗版商品的经验。正因如此,3年后,当《波西亚时光》手游版再次遭遇盗版时,他并没有惊慌,而是淡定地安排法务部的工作——直接投诉。

  去盗版店里截图,登录知识产权保护平台,点选“真假对比”,验证链接,填写投诉说明,上传真假游戏截图,按下提交键。一个熟练的法务部员工处理这一套大概需要10分钟,他们想投诉多少家盗版店,就需要多少个10分钟。

  第一批投诉很快通过了。但好景不长,老邓发现,他们的第二批投诉全部被平台驳回了。

  他找平台工作人员追问,如果投诉审核不通过,还有什么办法。对方回答,那就重新上传材料,重新写说明,重新提交申请,然后等待——对于老邓和法务部同事来说,这意味着又一些枯燥、重复、极有可能无功而返的10分钟。但除了这些一眼望不到头的10分钟之外,他们没有任何直接手段对盗版游戏、盗版商家和淘宝造成影响。

  还能怎么办呢?“把事情闹大”也许还可行。8月17日,帕斯亚科技在微博和微信朋友圈发文:“3年了,请问你(阿里巴巴)到底什么时候能够为正版游戏禁止在淘宝违法售卖增加一层保护伞呢?”文章中整理了几次投诉未果的经过,为了让盗版的后果看起来更严重,他们还列出了《2021-2022年度国家文化出口重点项目公示名单》,这是一份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于今年7月公示的名单,其中游戏产品关联项目仅有8个,帕斯亚科技开发的“时光”系列就在其中。在结尾处,他们控诉道:连这么大的消费平台都助纣为虐,正版游戏产业还能坚持多久?

  这篇文章在微博上获得了5000多次转发,微信阅读量也超过了1万。同行、玩家、媒体们的声援在老邓意料之中。与此同时,他对阿里巴巴的另一项猜测也是准确的:事情一旦放到社交平台上发酵,淘宝的反应会非常快。

  “我们昨天晚上发文,今天早上就发现那些被投诉的盗版游戏链接在淘宝上被手工下架了。”老邓说,虽然他们的申诉还是没通过,但淘宝只要有心,处理起盗版商家其实很容易。这也让他感到很无奈:“闹,才有效果,不闹就没效果,这不就是按闹分配吗?”

  老邓一边说,一边打开淘宝搜索。《波西亚时光》的盗版少了,他输入另外几个名字——《三国志汉末霸业》《喵斯快跑》《烟火》,淘宝首页推荐位上是一些“销量过百”“自动发货”“离线分享”“包售后”的店铺,价格贵则五六元,低的仅需1元。

  《烟火》开发者、拾英工作室负责人月光蟑螂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了。“经常在淘宝上搜到《烟火》的盗版,每个月还能卖出不少份。”月光蟑螂说。由于工作室主力仅他一人,还要开发新作《三伏》和《烟火》的多语言版本,他没有精力去管这些,只能把维权工作交给发行商。发行商说,他们一直在向淘宝投诉,但收效甚微。香2020年史开奖记录

  不论是开发者还是发行商,想和淘宝直接沟通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今年6月,老邓有同事专门去了一趟杭州,和淘宝的人面对面谈维权。几天后,同事回来对老邓说,淘宝只告诉他怎么用投诉平台,怎么按照流程申诉,至于如何从源头限制盗版商家,对方并没有明确表态。

  在淘宝没有表态的时间里,游戏开发者们的生活还在继续。月光蟑螂估算,盗版至少让《烟火》亏了36万元。老邓说,帕斯亚内部统计,盗版给他们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至少有数百万元,而《喵斯快跑》开发商PeroGames负责人告诉他,仅仅两年,《喵斯快跑》因为盗版损失的收入已经超过300万元。

  在非一线人团队做一年的开发。几百万损失对于帕斯亚、PeroGames这样相对成熟的开发商来说已经颇为沉重,至于那些更小、更难发声的团队,所要面临的是更严峻的生存问题。盗版卖家像一群贪婪的蚂蚁,1块、2块、5块,一点一点地搬走了他们的活命钱。

  有时候,利用淘宝自身的规则对付盗版商家,也会有些效果。TipsWorks是上海的一家工作室,今年年初,他们在手机上开发的“魂Like”动作游戏《帕斯卡契约》销量超过了100万份。3月,游戏移植上了Steam。

  制作人老杨说,《帕斯卡契约》上线后没多久,淘宝上就出现了盗版。为此,发行商巨人网络一直有专门的法务以公司名义去和淘宝交涉,但淘宝最多只是简单下架,被下架的盗版游戏很快会重新上架,没有什么惩罚措施。后来,盗版卖家越来越多,淘宝干脆不管了。

  TipsWorks后台有统计系统,可以查到销售量和实际用户数量的对比。游戏刚上线时,两个数字基本上是匹配的,等到淘宝开始上架,就越来越匹配不上。“我们差不多有三分之一的盗版率,这在一般游戏里算很好的了。”老杨说。他后来又补充,直接根据淘宝销售数据推算盗版量也未必准确,因为很多人买的是游戏共享账号,不光自己玩,还当做“福利”与其他人分享,实际传播量比淘宝销量高得多。粗略估计,《帕斯卡契约》在盗版上的损失已经达到千万元级别。

  越来越多买了正版的玩家来向工作室反馈,自己在哪一天、看到哪家淘宝店又卖盗版了。老杨和同事们对这件事心知肚明,但除了感谢玩家对正版的支持以外,他们给不出什么回应,法务交涉的速度远远赶不上盗版上架的速度。

  后来,有些玩家看不下去,开始寻找盗版卖家的弱点。他们发现,在淘宝开店这件事本身可以作为一个突破口。玩家们组织起一批人,去几家盗版店里买下游戏后刷差评。对卖家来说,短时间内大量差评的影响远高于维权呼吁,许多盗版卖家面对开发者时态度嚣张,只有被玩家组团刷差评后才稍稍收敛——但那也只是暂时的。老杨说,被刷差评的卖家最多只能消停一两天,两天之后,他们又会重新把盗版游戏上架。更何况,淘宝上盗版卖家那么多,总不能每个都靠玩家刷差评解决吧。

  老邓也尝试过法律手段。他去查《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这部自2019年1月1日开始实施的法律在第四十一条至第四十五条规定了保护知识产权的措施。但他发现,按照法律,只有知识产权权利人(游戏开发者)认为自己的知识产权受到侵害,且提供证据,才能通知电商平台经营者(淘宝)处理侵犯知识产权的平台内经营者(店主)——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直白地说就是,假如开发者没有投诉,卖家就可以在淘宝上肆无忌惮地卖盗版游戏;假如开发者投诉并通过——这个审核标准也掌握在淘宝手里——淘宝也只需要把游戏下架,不用负什么责任。

  直接找盗版卖家如何?老邓又查了些资料,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追诉标准的规定(一)》,侵犯著作权的刑事案件立案标准需要违法所得数额3万元以上、非法经营数额5万元以上,或是违法复制品数量合计500份以上。这几个数字对于盗版卖家来说,可操作的空间实在是太大了。

  还有些行为一直徘徊在灰色地带里。老邓和老杨都提到了“租号”“共享账号”的问题。租号也分成好几种情况,较为常见的是,一个人用一个账号购买游戏之后,把账号密码用低价“分享”给其他人,买家登录账号下载游戏,利用游戏平台的离线功能玩;或者,买家直接租赁其他人的账号在线游玩,按时间付费,根据游戏热度和账号内资源的差别,每小时租赁费从一块多到十几块不等。

  这其实不是什么新鲜事。如今,不论离线还是在线,租号已经发展成为一条颇为“成熟”的灰色产业链。在正规销售平台和开发商眼中,租号毫无疑问也属于盗版,但他们批评这种行为时往往非常小心,很少去追究玩家的责任。“如果一个人实在想玩我们的游戏,又没有钱买正版,只能玩盗版,作为开发者我们是能理解的,毕竟他也是在体验我们的游戏。如果游戏够好,将来他也可能会补票。”老邓诚恳地说,“我们只希望,玩家不要支持无良商家用盗版游戏牟利。”

  更重要的是,老邓、老杨,以及更多的开发商和发行商,没有人确切知道如果按照投诉盗版的流程举报租号业务,能不能被淘宝审核通过。于是问题又回到了原点:到底怎样做才是有效的?上微博挂人、找人刷差评,还是重复一个又一个10分钟?

  手机版《波西亚时光》还没有拿到版号,只能先在海外上线。但老邓说,他们很久之前就把游戏送了审,现在已经过了总局审核,只等版号下发。在他们的计划中,国内和海外的上线时间差不了太远。

  “不是这样的。”老邓否认了这一点,“盗版卖家不会管你有没有版号。之前黄一孟(心动网络CEO)也说过,他们每年要花很多人力物力在淘宝反盗版上面。TapTap上很多游戏都是有版号的,那也没什么用。”

  一些平台也在法规边缘反复试探。在与淘宝交涉的过程中,老邓他们意外发现有手机商店跳过了与开发、发行谈授权的步骤,直接上架了盗版游戏。“像是魅族商店,没有人来和我们接触,但商店里已经有《波西亚时光》了。”老邓说。但实际上,在国内苹果、安卓平台加强版号限制之后,“上架没有版号的游戏”本身就是违规行为。

  目前,开发商和发行商投诉盗版的做法只能治标——有时甚至连标也治不了,而老邓希望未来有一天能够治本。想要达到这个目标,仅靠开发、发行和玩家是不行的,淘宝必须加入其中。

  “平台可以增加一些前置审核,上架的商品应该得到官方授权,没有官方授权的就要设立起门槛。”老邓说。老杨对此的态度是,这可能会成为一种新的游戏销售方式,把淘宝商店变成一个正规、合法的途径,一旦加上了前置审核,有授权的商店和淘宝会主动去维护自己的利益。“这个从技术上说也不困难,我们提供正版激活码售卖就行,”老杨说,“未来如果有这样的模式,也挺好的。”

  但提起“官方正版授权”,老邓的态度又变得谨慎起来。出于种种原因,不是所有游戏都能以正版形式出现在国内的商店里,对于玩家来说,淘宝店是获取这些游戏不可或缺的途径。“我们不希望这些店被打压,”老邓说,“只是,如果有人想卖国产产品,涉及著作权在国内的公司,那至少应该来谈个正式授权吧?”

  8月18日,帕斯亚联合100余家游戏开发商发布了一份《国产独立游戏反淘宝盗版联合声明》,TipsWorks的《帕斯卡契约》、拾英工作室的《烟火》都在名单上。声明中,他们呼吁有关部门对平台加以规范,保护游戏作品权利人的合法权益;平台设置游戏商品上传门槛,杜绝未经游戏作品权利人正式授权的产品上架销售;全社会玩家尊重开发者的合法权益。

  没人能预见这份声明能起到怎样的作用。可以预见的是,国内游戏开发者还会被盗版困扰许久。老邓说,他知道可能不会有什么用,但每次遇到这种事,还是要说出来,哪怕只是稍微震慑一下盗版商,能让更多人注意到盗版问题,也是好的。声明结尾,他写道:这也许将是一场无比艰难的、冗长的战役。

  《国产独立游戏反淘宝盗版联合声明》发布一周后,我打开淘宝,搜索“波西亚时光手机”,最先显示的是一些“正版代购”“24小时自动发货”“永久包更新”的店铺,游戏售价从六七元到20元不等,而《波西亚时光》在谷歌应用商店里的售价是7.99美元。再往下拉,几个仅售1元、物品描述大同小异的闲鱼链接同时出现,有买家留言询问:是包更新的吗?

?